高觀國《霜天曉角·春雲粉色》

春雲粉色。春水和雲濕。試問西湖楊柳,東風外、幾絲碧。望極。連翠陌。蘭橈雙槳急。欲訪莫愁何處,旗亭在、畫橋側。


作品信息:

名稱:霜天曉角·春雲粉色》

詞牌:霜天曉

作者:高觀國

朝代:宋朝


作品賞析:

【註釋】:
高觀國的這首詞十分生動貼切地描繪了西湖的秀美景色 ,並藉以抒發了心中的暢快感情,措詞精當,給人以清新之感,全詞寫的委婉奇妙,人與周圍的景物達到了完美的統一,格調十分高雅。雖然全詞短小,但寫的情趣橫生。
上片,詞人選取早春季節司空見慣的景物:雲、水、柳,抓住它們的各自特徵加以想像、挖掘。雲,是水中之雲,故抓住其色彩,寫其潔白、純淨。水,是西湖之水,故抓住其形態,突出其深遠、浩渺。一個「和 」字很自然地把「水」與「雲」連接在一起,巧妙地表現了水天一色,雲映水中的景象。值得一提的是「濕」字。用「濕」字狀雲,使水倒映著雲,雲浴水而出的景象生動地再現於眼前,而人的視覺、觸覺、感覺也在這剎那間溝通。一字千金,令人拍案叫絕!柳,是初春之柳,故抓住其新芽輕漾的風情,以「幾絲碧 」設問,更見搖曳多姿。「 幾絲碧 」串以「東風 」,看似不經意寫出,實則風格獨創。它使人聯想到柳枝絲絲弄碧的景象,同時也點出了初春這一時令。初春,正是萬物復甦,大地充滿生機、充滿活力,人們心情快樂 、愜意之時。「氣之動物,物之感人,故搖蕩性情,形諸舞詠 」(鍾嶸《 詩品·序》)。詞人在睹物思情「形諸舞詠」之際,天衣無縫地將愛春贊春的感情融入春景。美景是由詞人目之所見,心之所動寫出來的,因此春景愈顯得秀麗素淡,情懷也就愈見得坦蕩高雅。秀美的春色與舒暢的人意,情景交融,渾然一體。
下片轉入另外一個場景。過片意脈不斷,「望極」二字,既聯結上片,承「 幾絲碧」;又帶起下意,啟「連翠陌 」,同時在空間上作了延伸。詞人順著湖面望去,湖的盡頭有一條翠綠的長堤。他和友人的心情急切了,讓雙槳快劃,向堤岸駛去。「 莫愁在何處?莫愁石城西。艇子打兩槳,催送莫愁來 。」(《樂府詩集·莫愁樂 》)呵,原來詞人們急著要去尋找那位善於歌謠的莫愁女子。「雙槳急 」正是詞人們心裡急的外部表現。「莫愁」,這裡泛指歌女。「 莫愁」在哪裡呢?「 旗亭在、畫橋側」,就在那漂亮的小橋邊的酒樓中。結尾兩句,暗用唐代詩人王之渙和詩友「旗亭畫壁」的故事,抒寫詞人賞春遊春時的怡情逸致。語言看似平淡無奇,實則有滋有味。以景生情,意味深長,令人浮想聯翩。字裡行間,沒有一點市井氣,酸儒氣。
總的來說,這首詞描繪了一幅清淡高雅的山水畫,它充分表現了作者與友人一起暢遊西湖的情景:棉絮般的雲朵,潔淨的湖水,寬闊的西湖,天水一體。一片白茫茫中,裝點著幾絲青翠的柳葉,一道宛如綠帶的長堤,一葉扁舟,遙遙指向畫橋、旗亭。高觀國刻畫春天景色,卻沒有顯示出奼紫嫣紅,鶯飛蝶舞,寫踏青也沒有大肆渲染,用墨十分節儉,但給人的印象卻非常秀美。作者運用高超的寫景技巧顯示了他那非凡的藝術魅力。



相關宋詞:


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圖片 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