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觀《虞美人·碧桃天上栽和露》

碧桃天上栽和露。不是凡花數。亂山深處水瀠回。可惜一枝如畫、為誰開。
輕寒細雨情何限。不道春難管。為君沉醉又何妨。只怕酒醒時候、斷人腸。


作品信息:

名稱:虞美人·碧桃天上栽和露》

詞牌:美人

作者:秦觀

朝代:宋朝


作品賞析:

【註釋】:
此詞運用新巧別緻的比喻手法,表現了懷才不遇、傷春惜別的主題。詞人用細膩的筆墨,精心刻繪出完整的形象來作比喻。詞的上片寫仙桃 ,下片寫美人,以仙桃比喻美人,而美人又是作者寄托身世、用以自況的對象。
首句化用晚唐詩人高蟾《 下第後上永崇高侍郎》「天上碧桃和露種」句 ,只是把「 種」改為「栽」,並稍易語序。再言「不是凡花數」,以讚美花的仙品,說它像天上和露栽種的碧桃,不是凡花俗卉一般。
接下來「亂山深處水縈迴,可惜一枝如畫為誰開?」兩句卻突作轉折,極力一抑,顯示這仙品奇葩托身非所。亂山深處,見處地之荒僻,因此,它儘管具有仙品高格,在縈迴盤繞的溪邊顯得盈盈如畫,卻沒有人來欣賞。
過片「 輕寒細雨情何限 ,不道春難管。」兩句,寫花在暮春的輕寒細雨中動人的情態和詞人的惜春的情緒。細雨如煙,輕寒惻惻,這盈盈如畫的花顯得更加脈脈含情,無奈春天很快就要消逝,想約束也約束不住。花的含情無限之美和青春難駐的命運在這裡構成無法解決的矛盾。
結句「為君沉醉又何妨,只怕酒醒時候斷人腸!」說的是因為憐惜花的寂寞無人賞,更同情花的青春難駐 ,便不免生出為花沉醉痛飲,以排遣愁緒的想法。君,這裡指花。「只怕」二字一轉 ,又折出新意,說是想到酒醒以後,面對的將是春殘花落的情景,豈不更令人腸斷?這一轉折,將惜花傷春之意更深一層地表達了出來。
此詞通過仙桃這一美的形象,來寄托作者懷才不遇、美而不被賞識的身世感慨。作者善於利用轉折突變的方式表達感情,先充分描寫桃的非凡、美麗,下面突然轉寫它生非其地,強調它的身世悲哀;先寫春光多情,讓人愜意,然後筆墨一轉,歎惜其不由人意。
在這種轉折變化中,造成一種情緒上的迭宕起落,收到了百轉千回、淒咽惻斷的藝術效果。



相關宋詞:


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圖片 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