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與之《長相思 游西湖·南高峰》

南高峰,北高峰,
一片湖光煙靄中。
春來愁殺儂。

郎意濃,妾意濃。
油壁車輕郎馬驄,
相逢九里松。


作品信息:

名稱:長相思西湖

作者:康與之

朝代:宋朝


作品賞析:

【註釋】:
康與之僅存的三十八首詞中,情韻深長的作品不少 ,他尤擅於寫少婦離情。這首《長相思》,就是比較突出的一首。
此詞《 花庵詞選》題作《游西湖》,但重點不在寫景寫遊玩之歡,而是觸景懷人。
上片從西湖景物寫起 。「南高峰,北高峰」二句寫山。南北兩高峰是西湖諸山中兩個風景點。南高峰舊稱「高一千六百丈」(今實測為海拔256.9 米),風景蔥倩,登臨遠眺,可以把西湖和錢塘江景物盡收眼底。北高峰在南高峰西北 ,遙遙相對,海拔314 米,比南高峰略高。景觀與南高峰不相上下。因為兩峰景別緻,故作者特別拈出,以概括西湖諸山之勝。—這樣措詞,也是詞調格式的原因。
「一片湖光煙靄中」句寫湖。西湖光面約五平方多公里,雖不如洞庭湖、太湖那樣壯闊,但水光瀲灩,碧波蕩漾,也頗為開朗。而且,湖上並非空蕩蕩的水光一片,白堤和蘇堤象綠色的裙帶,孤山像一塊翡翠玉石;還有那亭台寺閣,桃柳梅荷;湖光如翠,四季宜人。在春天煙靄迷濛中,就更顯得綽約多姿了。
「春來愁殺儂」句,因景生情。點出「春」說出「 愁」。「春」是所寫景物的時節,「愁」是景物觸發的感情。聯繫前面三句,意思是說:春天來了,西湖的水光山色,美麗動人,但這卻只能引起我的愁思而已。此句十分關鍵,著此句而以上三句的意思始有著落 ,著此句而上片的感情意緒始全托出。結拍如此,可謂善始善終。
過片轉入回憶,交待愁思的緣故 。「郎意濃,妾意濃」者,郎情妾意都一樣的深厚濃郁也;在短促的句子中,連用兩個「意」字,兩個「濃」字,給人予深刻印象。疊句在詞中所具有的積極功能,在此得到了高度的發揮。
「油壁車輕」二句,是對前面兩句的表述,寫他們的初次見面 。「油壁車輕郎馬驄」這一句中有個典故:《蘇小小歌》云:「妾乘油壁車,郎騎青驄馬;何處結同心?西陵松柏下 。」據說,蘇小小是南齊錢塘名妓,她常乘著油壁車(四周垂帷幕、用油塗飾車壁的香車)出遊,一日,出遊時遇到一位騎青驄馬(青白色的馬)而來的俊男阮郁,兩人一見傾心,蘇小小就吟了這首詩,約他到西泠(即西陵)橋畔松柏郁蔥處(即她的家)來找她,結為夫婦。這裡借用這個故事,來比詞中的男女主人公的濃情密意,以突出他們之間的浪漫情調 。「九里松」是他們初見的地點,那地方是「錢塘八景」之一,為葛嶺至靈隱、天竺間的一段路。唐刺史袁仁敬守杭時 ,植松於左右各三行,長九里,因此松陰濃密,蒼翠夾道,是男女傳情達意的好地點。當然,文學作品也允許虛構的,它可以虛構富於詩意的情景;故我們對男女主人公的首次相遇,是否郎騎驄馬妾乘車,是否在九里松,都不必過分推敲。總之,下片詞意,是女主人公回憶其與所愛的歡會。
這首詞,以西湖景物為背景,上片寫現實,下片寫回憶;通過敘述回憶中的歡樂以反襯現實中的憂愁,思婦情懷 ,宛然如見。據詞譜,《長相思》為雙調三十六字,前後段各四句,三平韻,一疊韻,是最短的詞牌之一,要寫好實不易。必須有雋永的意味,給讀者提供充分的想像餘地,實仍屬佳作。但它的每句押韻和前後各重疊一個三字句的特點,給人的印象就特別深刻;白居易的「汴水流,泗水流」首,林和靖的「吳山青,越山青」首,正是如此。這首詞在這方面工力也不弱,詳見上文論述。詞的風格自然樸素,毫無斧鑿痕跡,似民歌的天籟,如西子的淡妝,實仍佳作。



相關宋詞:


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圖片 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