賀鑄《減字浣溪沙/浣溪沙·樓角初銷一縷霞》

樓角初銷一縷霞。淡黃楊柳暗棲鴉。玉人和月摘梅花。
笑捻粉香歸洞戶,更垂簾幕護窗紗。東風寒似夜來些。


作品信息:

名稱:減字浣溪沙/浣溪沙

作者:賀鑄

朝代:宋朝


作品關鍵字:-婉約詩

作品賞析:

【註釋】:
此詞通篇寫景而又句句含情。作者在空靈,細膩的景物描寫中,寄托了作者對獨處深閨的玉人艷羨憐愛的情懷 。全詞意境清幽淡遠 ,筆法奇妙獨特,寫景、詠物造微入妙,給人以美人享受。
上片首句寫一角紅樓的上面,一縷晚霞正在消逝。「初 」,是剛剛的意思 。這一句不是一幅靜止的畫,它給人以動感。「淡黃揚柳暗棲鴉」。楊柳淡黃,知是初春。此句寫在淡黃楊柳之中,有烏鴉棲息其中。這裡用了一「暗」字,就更給人以景物清幽之感。但下句境地更美 :玉人,本來是美的;月下玉人,更美。月下的梅花 ,那該是「疏影橫斜」、「暗香浮動」吧。正是「 以境襯人」,則月美,花美,人更美了。上闋展現的是一幅清幽澹雅的圖畫,直使人有超塵絕俗之感。
下片重點表現月下玉人的心理活動。過片一句寫佳人笑捻香花歸繡房,使人如聞其聲,欲逐芳蹤。這個「笑」是因梅花的清新氣息令人高興而笑,還是想起了旁的什麼事情來?詞中深藏不露,未予點破。
接下來一句:「更垂簾幕護窗紗」,寫美人放下簾幕,使它擋住紗窗,因為東風吹來,比入夜時又冷了一些,為的是使屋子裡暖和點。這「寒」的程度的加深,她在室外時就已感覺到,所以才歸戶,垂簾。這緣故移到末句點明,是《浣溪沙》作法上的需要。此調下片首兩句大都用對偶句,末句單承作結,極不易寫好。張炎《詞源》說到詞的「末句最當留意,有有餘不盡之意始佳」,所舉擅於此道的詞人中就有賀鑄
賀詞小令的結尾確是不凡 ,其手法是多樣的 。結尾「東風寒似夜來些」一句,既綰住上兩句的歸戶與垂簾的人物活動,又回帶上片從霞消到月上一段時間歷程,可稱妙筆。此句與其說是寫美人乍暖還輕冷的感覺 ,還不如說是寫月下看美人者的心情。可以想像,他眼見的一切美景都隨著簾幕之垂而消逝了,他怎能不心猿意與呢 ?初春入夜晚風微寒,佳人該歸洞戶,該垂簾護窗的,但他卻見不到她的倩影。聽不到她的笑聲了,於是心裡感到一陣寒涼⋯⋯楊慎《詞品》謂此詞「句句綺麗,字字清新,當時賞之 ,以為《花間》。《蘭畹》不及,信然。」這一評語,較為準確地概括了此詞的藝術風格。



相關宋詞:


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圖片 表情